2017年9月9日 星期六

好人

好人

現在是凌晨快一點了,我想寫下想起的事。

習慣的睡前看漫畫,那套漫畫叫《鏢人》,一口氣第五話,為剛剛的情節感到意猶未盡,但就是下載到這裏。

或許受到情節影響,我想起好人、壞人,義氣之類,聯想到書展兼職時發生的一件小小的事。

2017年8月27日 星期日

卡片怪獸——情書

其實這篇會出現的原因在玩的遊戲在搞活動,只是我過了時限才想到梗。抱着不寫浪費的理由,就寫在這裏。希望沒玩的朋都能看懂。


------------------------

遊戲原帖

【鬼月特輯】七夕篇

萬里無雲、皓月當空的夜裡,萬年單身的校長海編巡視校園,意外發現一隻怪獸獨自躲在書桌前,偷偷摸摸地寫著單單只有一行字的情書。號稱偷窺界第一把交椅的海編在看過那篇情書內容後,忍不住被感動得雞皮召喚疙瘩——
究竟!情書裡寫了什麼?

-----------------------

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

不知羞恥地活着

不知羞恥地活着

太宰治在以自己為主角原形的《人間失格》裏說過:「我過的是一種充滿恥辱的生活。」(我想說某個程度這是動畫《月色真美》的梗。話說為什麼我爭着認毒呢?)


不知為什麼近來我有種不知羞恥地活着的感覺。雖然應該和太宰治那種恥辱不一樣,但我好像在當中找到一絲(自以為)的共鳴感。(其實我沒看完過《人間失格》,完全沒有必要這樣自曝其短的引文,不知為什麼我硬是要這樣做。)

2017年8月10日 星期四

面書,人間

面書,人間


我「人間蒸發」了七天。


此話何解呢?


話說,我面書的帳號叫麻雀,然後在上個月某個星期一,面書傳來一個通知:七天內改名,否則無法登入。


面書說的:「您個人檔案上的姓名,必須是朋友在日常活中稱呼您的姓名,且須為我們身分證明文件清單上所列出的身分證明文件或文件上的姓名。」這句話奇怪得很。其中一個弔詭的地方是,有一部份朋友確實叫我麻雀。好,你可能說,那不是身份證明文件上的姓名嘛。

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

我還是太年輕了

我還是太年輕了

前幾天,幾個朋友約出來聚。其中兩位朋友嗜酒,就約了黃昏近晚的時間到酒吧。

我是完全不能喝酒的。對我來說,酒是一種有難以忍受的苦味飲料。到酒吧,也只能喝果汁。

到了酒吧,我們各自叫了飲料,也叫了些小食。

一會,朋友們的酒杯已經見底,就招手叫來一個應。來的是一個年輕的啤酒推銷員,也就是我們說的「啤酒妹」。那個「啤酒妹」形像和我們在其他媒體接觸的一樣,妙齡少女,化着妝,穿着小背心,露出雙臂和半個背部,短褲,裸露的半條大腿,高筒高跟靴。朋友們想好了點要點什麼,那個「啤酒妹」聽見朋友叫什麼之後,她的第一個反應是:「嗰個好難飲㗎喎(那個很難喝的)。」聽到她這樣說,我打了個突,呆了呆,覺得這個侍應很有趣。怎麼會有侍應說自己的東西難吃呢?之後,她補充說了那種啤酒味道是怎樣的,這裏因為我不是記得很清楚,就不說了。那兩位嗜酒的朋友聽見她這樣說,就談論了起來。後來,她提出拿一小杯這種酒讓我們嚐嚐。嚐過那一小杯,朋友們覺得果真不怎麼好喝(其實我也有嚐過,不過對我而言,不同種的酒,只是不同的苦味而已)。接下來,朋友又開始討論叫什麼酒。好像是躊躇不決的朋友問她意見,她推薦了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