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9日 星期六

廢青於我何有哉

廢青於我何有哉

廢青是我的自稱。

有天和同學吃飯,話題談及工作。不是說畢業之後的工作,指的是課餘的兼職。席間大談這「大學五件事」之一,唯獨我是當中沒有做兼職的。其中一位同學問我,那我放學之後做什麼,我有點不好意思的答打打機、看看影片。

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

《Neuromancer》簡介

《Neuromancer》簡介

前幾天,從中大的朋友接過托他從中大圖書館借來的《神經漫游者》。

之前已經和朋友談及,這本書在其他大學的圖書館都沒有,只有中大有。(這本是大陸譯本。)

(另外,這本是有台灣譯本的,叫《神經喚術士》,12年出版的,出版好像幾年出已經肆業了。反而,台灣這個譯版,不論是公共圖書館還是各大學圖書館都沒有。)

朋友以為我借是作為畢業作品的參考。我說不是,這是科幻經典,很厲害的。

朋友問我有什麼厲害。由於我正好接過書就翻,見到作者簡介已經說明了一切。我就遞上去給朋友看。

朋友看完,我再略加說明,朋友大概明白這本書有多厲害。

之後,我問朋友,要何時還書,可不可以網上續借等。朋友說,只要沒有預約,大概可以無限借。朋友說又補充,這本書那麼厲害,有可能有人預約。

我苦笑說,不會有人預約,我反倒希望有人預約。

就是因為這段對話,促成這段文字。

就讓我來稍稍介紹這本書。

首先,從作者簡介說說。「賽博朋克之父」、「囊括雨果、星雲、菲利普-迪克獎」、「網絡空間(cyberspace)的發明者」,從這三點就可以概括這本書的厲害之處。

賽博朋克之父:賽博朋克即Cyberpunk。賽博朋克是音譯,從字面上看不到意思。我學的地方用的譯名是電馭叛客。簡單來說,是科幻的一個分支,以電腦或資訊技科為主題,故事的世界大多是「High tech(nology), Low life」(高科技,低生活質素)。

雨果星雲菲利普-K-迪克獎:是英語科幻界的三大獎。沒有記錯,只有這本書,能同時囊括三個獎。另外有兩點要提。一,雨果獎不是法國文豪那個維克多-雨果,這個是雨果-根斯巴克,他三十年代發行第一本科幻小說雜誌。菲利普-K-迪克獎是以作家菲利普-K-迪克命名,這個獎特別的地方在英國出版過的平裝書才能拿。(伊藤計劃《和諧》曾經在2010年拿過菲利普-K-迪克獎)

網絡空間cyberspace:指的是電腦和網絡裏的虛擬現實。

接下來,簡介一下故事。故事的主角是一個「網絡牛仔」。「網絡牛仔」是在網絡空間接任務,偷情報的盜賊(其實就是黑客)。一次他偷了顧客的錢,被顧客燒了連上網絡空間的神經系統,從此不能再進網絡空間。他拿着偷來的錢去了日本的千葉城的地下診所,希望藉着那裏最新的技術治他的傷。可惜,醫生們都束手無策。一年後,他已經用了錢,在千城中的棺材旅店過着他頹喪的生活。一天,女主角和一個男人來到,說有方法治好主角,條件是幫背後的雇主辨事。主角在地下診所,藉由雇主提供的新技術,治好了主角神經系統。主角就開始替雇主工作,而且他也開始調查這個雇主是誰。

其實書中有很多科幻的元素,不過為了不劇透,就不說太多了。

之後,說一下書名,書名Neuromancer。Neuromancer可以拆開成Neuro(神經的字根)和mancer,也可以拆成Neu和romancer。同時整個字和死靈法師Necromancer差一個字。

簡介就寫到這邊,其實自己只看來五十多頁(全書三百多頁),不難讀。看看讀完後會不會寫讀後感。

話說,我這裏所寫的所乎都從清華大學課程科幻概論聽回來的,裏面還有一節講很多關於這本書的。

2017年9月9日 星期六

好人

好人

現在是凌晨快一點了,我想寫下想起的事。

習慣的睡前看漫畫,那套漫畫叫《鏢人》,一口氣第五話,為剛剛的情節感到意猶未盡,但就是下載到這裏。

或許受到情節影響,我想起好人、壞人,義氣之類,聯想到書展兼職時發生的一件小小的事。

2017年8月27日 星期日

卡片怪獸——情書

其實這篇會出現的原因在玩的遊戲在搞活動,只是我過了時限才想到梗。抱着不寫浪費的理由,就寫在這裏。希望沒玩的朋都能看懂。


------------------------

遊戲原帖

【鬼月特輯】七夕篇

萬里無雲、皓月當空的夜裡,萬年單身的校長海編巡視校園,意外發現一隻怪獸獨自躲在書桌前,偷偷摸摸地寫著單單只有一行字的情書。號稱偷窺界第一把交椅的海編在看過那篇情書內容後,忍不住被感動得雞皮召喚疙瘩——
究竟!情書裡寫了什麼?

-----------------------

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

不知羞恥地活着

不知羞恥地活着

太宰治在以自己為主角原形的《人間失格》裏說過:「我過的是一種充滿恥辱的生活。」(我想說某個程度這是動畫《月色真美》的梗。話說為什麼我爭着認毒呢?)


不知為什麼近來我有種不知羞恥地活着的感覺。雖然應該和太宰治那種恥辱不一樣,但我好像在當中找到一絲(自以為)的共鳴感。(其實我沒看完過《人間失格》,完全沒有必要這樣自曝其短的引文,不知為什麼我硬是要這樣做。)